虚拟现实软件开发商遭遇很多尴尬

   

软件定制开发

外媒刊文称,虚拟现实软件开发商多为小型游戏公司,针对全新的平台,很多公司正面临诸多现实问题。以下为文章原文:

卢卡斯·昂格尔(Lucas Unger)兴奋地进入《画廊:六元素》(The Gallery: Six Elements)的下一关,这款虚拟现实游戏是由他父母开发。但是,8岁的昂格尔遇到了问题。他个子不够高,很难在虚拟世界中拉动控制杆。

“我太矮了。我要高高地踮起脚尖,太难操作了。”昂格尔说道。

尽管《画廊:六元素》已经开发两年多时间,但开发商Cloudhead Games从未考虑过虚拟现实头盔穿戴者的身高差异。制作人乔尔·格林(Joel Green)表示:“以前游戏从来不考虑身高问题。突然间,身高差异是如此明显。”

虚拟现实头盔产品最早将于年底上市,但Cloudhead的处境说明,虚拟现实软件开发商正面临各式各样的挑战。Gartner分析师预计,到2018年虚拟现实设备销量将超过2500万台。

大型硬件制造商已经涌入虚拟现实市场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。三星和HTC计划于年底推出虚拟现实设备Gear VR和Vive。索尼的Project Morpheus预计将于2016年上半年亮相。

英国咨询公司KZero Worldswide报告称,到2018年虚拟现实市场规模将超过50亿美元。最初,为了吸引潜在客户,游戏预计将成为最普遍的虚拟现实服务方式。

在本月初举行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,Oculus VR首席技术官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表示:“业界有一种担忧,如果劣质虚拟现实产品进入市场,整个虚拟现实行业可能将倒退到上世纪90年代。”卡马克曾参与经典射击游戏《毁灭战士》的开发。

移动游戏《Words With Friends》联合创始人保罗·巴特纳(Paul Bettner)表示:“虚拟现实前景广阔,风险同样巨大。”2010年,Zynga成功收购《Words With Friends》。

目前,巴特纳正在面向Oculus Rift头盔开发一款冒险游戏。“我们已经为这款游戏投入数百万美元。”他说道。他同样担忧,如果某款虚拟现实游戏的体验非常糟糕,买家可能对虚拟现实设备失去信心。

获得虚拟现实开发者工具包之后,游戏开发Side-Kick Games尝试复制自己的热卖移动游戏,在游戏行业这种惯用的方法称作“移植”。Side-Kick首席执行官盖·本多夫(Guy Bendov)表示,有些游戏看清非常奇怪,例如云彩和烟雾都是静止的。

的确,这种体验不适合构建沉浸式世界。“如果要拥有出色的体验,你要多考虑周围环境的原本模样。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这让我们很惊讶。”本多夫说道。

游戏开发商CCP Games高级程序员塞格多尔·古德杨森(Sigurður Gunnarsson)表示,即便是最简单的玩家生命值,我们甚至都要重新构思。CCP Games正在开发一款虚拟现实射击游戏。

在传统游戏中,玩家生命值在屏幕右上角显示。但在虚拟现实游戏中,覆盖画面的信息往往过于突出。在CCP开发的新款游戏中,如果需要了解生命值,玩家可能需要查看飞船仪表盘。

“你也许应该忘记游戏设计规则。”古德杨森说道。

正如卢卡斯所遭遇的问题一样,虚拟现实游戏遇到了很多现实问题。HTC和Valve合作开发了虚拟现实头盔Vive,但佩戴者很可能撞墙。为了防止事故,两家公司正在测试新功能,当佩戴者接近物体时,Vive就会显示白线。

但是,巴特纳担心消费者对虚拟现实服务的反应。“虚拟现实服务将以何种方式转变为消费者平台,这谁都说不准。虚拟现实能否流行,我们将拭目以待。”他说道。